女主她一心想当状元郎_第006章心死只在刹那间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006章心死只在刹那间 (第1/3页)

  林宥文向县令一拱手,陪着笑道:“在下怎敢?在下只是一时生气,还求……”

  他话未说完,县令又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,怒斥道:“你是有功名在身还是怎的?见了本官竟敢不跪!

  还口口声声说你不敢,本官看你明明就是胆大包天,来人,把此刁民杖责十大板,以敬效尤!”

  别小看了这十大板,打下去能让人十天半月连走路都不能好好走。

  林宥文也就少年时候吃过些苦,自从何氏嫁给他后,日子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这许多年养尊处优,现在猛的要挨板子,林宥文的胆都快吓破了。

  忙往前窜了两步,到了县令的身边,把一张面额五十两的银票偷偷塞到了县令手里。

  然后退回到原来的位置跪下,心照不宣的看着县令微笑。

  雨卿跪在堂下,将林宥文的小动作全都看在眼里。

  县令看了一眼手里的银票,暗暗揣进袖子里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雨卿。

  见她目光澄澈、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脸上闪过一丝心虚。

  清了清嗓子,摆出一副公正严明的样子,拍了一下惊堂木,沉声道:“怎么还不动手?”

  立时上来四个衙役,在林宥文的错愕中把他按倒在地,开始杖责。

  这些负责杖责的衙役全都是老油子,给了银子他们,别说十大板打下去,哪怕二十大板、三十大板他们也能保你无虞。

  虽然林宥文塞了银票给县令,但县令并没使眼色让他们高高举起、轻轻放下。

  再加上厌恶林宥文宠妾灭妻,连自己的女儿他都下毒手,因此这十板打得林宥文皮开肉绽,哭爹喊娘,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  不仅雨卿姐妹几个,就连何氏见他挨打,不仅毫无半分同情,而且还觉得特别解恨。

  何氏这时才恍然发现,自己原来对他早就心死,恩爱已是昨日黄花。

  她脑海里回忆起初见他的样子。

  他家道中落,穷困潦倒。

  拿着许多年前的一纸婚书前来她家求娶她,伫立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