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主她一心想当状元郎_番外苏醒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番外苏醒 (第1/3页)

  明明死了,语卿却觉得身上撕裂般的痛。

  奇怪,死了怎么还会痛?

  难道自己被炸油锅?

  可问题是,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怎么就下地狱炸油锅了?

  不行,自己得找阎王问问是怎么回事。

  她想睁开眼睛,却发现眼皮似有千斤重。

  好不容易睁开一条缝,什么都没看到,就听见一个她魂牵梦绕了好久的声音难以置信的叫了声:“卿卿?”

  语卿内心掀起惊涛骇浪,妈妈,那是妈妈的声音!

  她穿书后,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。

  夏若寒跟她说过,她被那个一时冲动的读者一棍子敲下去,并没有敲死,而是敲成了植物人。

  医生说她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小,并且情况恶化的可能性很大,即便做为植物人她也很难挺过半年。

  她曾想象过无数遍,她死了,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有多伤心。

  可她却听到妈妈的声音,那是不是说,她从书中回到了现实?她活过来了?

  她努力转动像生了锈似的脖子,果然看见妈妈那张永远对她充满慈爱的脸,激动得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。

  妈妈看见她哭了,惊喜得要命,忙按响了语卿床头的呼救铃。

  医生护士瞬间赶到。

  妈妈激动得要命,指着语卿语无伦次道:“醒了!我姑娘醒了过来!她在流泪,你们看!”

  医生护士忙扑了上来,病人果然醒了,也果然在流泪,这可真是医学奇迹!

  几天之后,语卿终于能坐起来,也能开口说话了。

  她第一句话不是问她昏迷了多久,家人怎样,而是问夏若寒怎样了。

  夏若寒曾经告诉他他穿书的原因,是去那家药店调查监控,想将把她打成植物人的凶手绳之以法。

  哪怕这个凶手是读者他也不想放过。

  不能因为语卿的书写的不合他心意,他就一言不合就打人闷棍,他可以选择弃书的,又没人非逼着他看。

  可刚一走到事发点,他忽然觉得眼前一黑,醒来时便已经穿成厂公大人了。

  语卿不知道他是魂穿还是身穿,如果是魂穿,那他当时怎样了,是死了还是昏迷不醒?

  如果死了恐怕没办法重生了,毕竟现在是火葬,尸体都没了,怎么重生?

  如果和她一样是昏迷不醒,这个时候醒了没?

  要是身穿就麻烦了,连尸体都没留下……除非又身穿回来。

  语卿妈告诉她,夏若寒那孩子在她出事时不眠不休的守在她病床前,已是疲惫到了极点。

  又为她的案子奔波,累得晕倒在大街上,也一直昏迷不醒。

  不过就在她醒来之后,他也随之醒来了。

  夏若寒在昏倒之前身体强壮,所以尽管和语卿一样,差不多昏迷一个月,但醒来后就能下地了,已经来看她好多回了。

  哪像她,醒来后只能虚弱的靠坐在床上,还下不了床。

  语卿这才放下心来,她不要她活了,他却不再了。

  她挣扎着想要妈妈扶她去看夏若寒,他却微笑着走了进来:“我这不好好的吗,不用你去看,我自己送上门来,让你看个够。

  倒是你,要好好养着,别再让叔叔阿姨提心吊胆了,你不知道你出事之后叔叔和阿姨急得一夜白头。”

  语卿这才抬眼打量着父母。

  尽管她一醒来就看见父母消瘦的厉害,但并没见他们头发白了。

  现在细细一看,原来是染了发,发根还是能隐隐约约看见华发的。

  肯定是他们担心她有朝一日醒来看见他们头发都急白了会内疚,所以染了发。

  语卿妈嗔怪了夏若寒一眼:“哪有那么夸张?只白了几根头发好吗,再说我和你叔叔都这把年纪了,有白头发不是很正常吗?别吓到卿卿了。”

  夏若寒嘿嘿笑着没吭声。

  语卿父母见两个孩子四目相望,善解人意的离开,留他俩独处。

  语卿埋怨他道:“你为什么每次趁着我睡着了偷偷来看我,害我担心了你好几天。”

  夏若寒握住她一只小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