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谍影_第十六章 事件原委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六章 事件原委 (第1/3页)

  当天下午,韩志荣并没有去上班,而是再次出门,一路徒步走过几条街区,进入中部市区。

  这一次他显得更加小心,一路上接连做出几次反跟踪的动作,要不是许诚言和计云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,配合又极为默契,交替跟踪,差一点就跟丢了人。

  这一情况,反而让许诚言有些兴奋,今天韩志荣的行踪如此诡秘,接下来一定有情况发生。

  “前面就是状元桥,再过去就是文瀛湖,这里有很多日本侨民居住,韩志荣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看着韩志荣的背影,计云不禁有些疑惑,他们之前对太原城内的地形图纸都有过研究,已经把大致地形记忆下来,这也是他们做情报工作的基本常识。

  文瀛湖一带风景美,环境好,一直都是日本人的侨民区。

  许诚言左右看了看,脚步也放慢了下来:“过了这条道,前面就是新民公园,那里都是日本人聚集的地方,盘查的也很严,我们要小心些。”

  两个人再次把距离拉开,继续前行,此时街道上行人很多,他们夹杂在人群里,远远地看着韩志荣来到一处街角,转了个弯就不见了踪迹。

  许诚言并不着急,他估计这又是一个对方的一个反跟踪动作,于是脚步一停,转向街道旁。

  突然,一个手持警棍的日本巡警出现在许诚言的视线里,正在以审视的目光看向他。

  因为这里是日本人的侨民区,负责治安的大多都是日本警察,看到有陌生的面孔,就会上前询问。

  许诚言表面不动声色,正准备离开,可是这名日本巡警快步向许诚言走了过来,并用手中的警棍指向许诚言。

  许诚言只好身形一顿,停下脚步,身形一正,迎着日本巡警微微颔首,嘴里抢先以日语说了一句:“空尼其哇(你好)!”

  这是日本人相见的标准礼节,巡警有些条件反射般,也是点头一礼,嘴里也应了一句:“空尼其哇(你好)!”

  许诚言接着微微一笑,再次以流利的日语说道:“辛苦了,您有何见教!”

  许诚言的日语极好,会一口标准的日本关西腔调,这是当初在家中时就打下的底子。

  在晚清和民国时期,中国有很多官宦和富家子弟,会前往欧美以及日本留学,这是一股很时尚的风潮。

  而日本因为学费低,距离近,尤其是语言方面,因为汉语和日语颇多相通之处,学习起来比欧美的语言更加容易,所以一直以来,日本都是中国留学生的首选之地。

  而在现在的国党政府中,很多高官要员就是留日学生出身,甚至国党领袖本人也曾经在日本学习军事。

  这种情况在山西也是一样,原山西省主席也曾经在日本留学,并在日本加入了同盟会,成为国党早期成员之一,从此平步青云,最后担任山西省省主席,掌控山西军政大权,长达三十多年,可谓是称霸一方。

  所以在山西,很多富裕家庭有意让自己的孩子前往日本留学,许诚言的父亲之前就有意送许诚言去日本留学,所以专门在家中为他聘请了日语教师,教授他学习日语。

  可是后来因为东北三省的九一八事变爆发,中日交恶,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大批回国,这件事情就搁置下来,不过许父望子成龙,又送许诚言去上海大学读书深造。

  而许诚言在上学期间,跟一位日本教授相处的很不错,期间日语水平越发精进,尤其是口语极为流利。

  所以现在这一开口,对面的日本巡警根本没有听出口音,误以为江博文是日本的侨民,便也点头笑道:“啊,没有什么事情,只是看着先生有些面生,所以才打扰一下,请不要介意。”

  说完,也没有再往深了询问,便示意许诚言可以自行离开。

  许诚言笑着点了点头,转身再次前行,就在这个时候,就看见刚才已经转过街角,不见踪迹的韩志荣,又再一次出现,往回走了过来。

  许诚言脚步不停,继续向前,在街道上和韩志荣擦肩而过,待再次转身之时,就看见韩志荣的身影远去,计云的身影再次出现,尾随着韩志荣跟了上去。

  韩志荣拐过街口,进入一条街道,很快在一处大院门口停了下来,左右看了看,这才上前敲响了院门,不多时院门打开,露出一个青年男子的面容。

  青年男子见是韩志荣,微微点头,侧身相让,韩志荣闪身而进,院门随后关上。

  而这一切,都被许诚言二人看在眼里,他们犹豫了一下,这里情况不明,不能贸然靠近,于是便在附近的书摊买了份报纸,远远地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,目光正好能够看到这处大院的门口,然后继续等待。

  这处宅院的面积很大,院子里是一栋二楼层的主建筑,韩志荣跟着青年男子进了房屋,走过一楼的前厅,迈步上了楼梯,来到二层的主客厅,青年男子伸手示意,说道:“吉冈组长很快就到,请稍后。”

  韩志荣闻言,赶紧欠了欠身,连声点头答应道:“好,好,我就在这里恭候。”

  男子也没有再理睬韩志荣,而是来到窗口处,站在侧面向外观察了片刻,这里是二楼,居高临下,可以将外面街道上的情况看的很清楚。

  韩志荣刚刚在沙发上坐下,看到青年男子的动作,又赶紧起身解释道:“请放心,我来的路上很小心。”

  青年男子也闻言并没有接话,而是继续观察,确实没有发现异样,这才向韩志荣点了点头,转身出了客厅。

  看着青年男子离开,韩志荣也松了一口气,身边无人,神情也就放松了许多。

  时间很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